2018年余丁执导电视剧)
发布日期:2019-10-06 08:51   来源:未知   阅读: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该剧讲述了20世纪90年代,陆氏三兄妹在上海弄堂里共同成长,在上海经济动荡不安以及资本市场从无到有风云变幻的二十多年间所经历的人生故事

  该剧于2019年9月22日在湖南卫视金鹰独播剧场首播,并在爱奇艺、优酷视频、腾讯视频同步播出

  陆江涛在财富中迷失,他的实用主义在现实社会似乎路路通畅,而他本人在资本盛宴里逐渐失去底线,注定了他的悲剧命运。陆江涛的爱人、妹妹则在的残酷商场创业过程中,几度被陆江涛所用,财富没有给她们带来些许的幸福,却带来更多的伤害。陆海波作为这个家中的大哥,坚持善念,重家庭重信义重商德,在财富的争斗中有退有进,貌似吃亏主动放弃,却成为最终的赢家。而陆江涛在痛失亲情后,终于悔悟,在兄妹的帮助下同心协力,度过企业难关,也最终找回了失去的幸福

  江涛说起自己的人生大事,第一是永远爱温泉,第二是寻找到妈妈照片上的那个人。海波则提醒他现在头等大事是妹妹陆思齐的学业,他在为钱发愁。两人一夜无眠。高考当日,温泉差点迟到,江涛及时把她赶到考场,两人感情升温。温泉落榜,思齐考上大学,陆家兄弟为学费发愁。温泉和思齐是同学兼好友,于是求父亲帮忙,被拒绝。为了筹钱,江涛跟银行的孙小虎合伙倒腾股票认购证,尝到了甜头,又想赚得更多。海波则向温老板借钱,温老板趁机劝他签一张四年的“卖身契”。而思齐因为哥哥们替自己筹学费的事情,心存内疚,偷偷离家出走打工。

  陆江涛着急找钱购入更多的认购证,于是偷偷拿走了进货钱。不想,田四找来“大哥”黄瑶拦住江涛,抢走了他的钱。江涛不服,要跟黄瑶赌一把,了结恩怨。海波踌躇之下,还是签了温老板那份“卖身契”,温泉很是失望。江涛和黄瑶打赌,黄瑶输了,回去跟她的义父黄老仙抱怨,原来黄老仙带领一帮徒弟从北京来到上海淘金。海波发现进货的钱丢了,怀疑是江涛拿走了,温老板却怀疑是温泉和海波做局骗他。海波回到定海的陆家老宅去质问江涛,发现思齐离家出走留下的信,他怪江涛没看好思齐。思齐在外打工吃了很多苦,晚上流落公园,被夜校老师林霞带回家。

  江涛发誓一年内把钱全部还清,海波不以为然,他给江涛报了夜校,希望江涛上进。江涛死活不肯去。思齐开学,众人来到火车站送行,冯力姗姗来迟,对思齐依依不舍。温老板属意海波成为女婿,海波有口难言。江涛和温泉则在黄埔江边含蓄地明确了双方的感情。江涛在温泉的鼓励下来到夜校上学,偶遇林霞,误会加深。林长民让顾亦雄就批文的事情在会上作当面检讨,顾亦雄很为难,怕被岳父靳鹏生知道。林长民不让步,顾亦雄难堪离去。温泉约海波去玩,海波却要看店,江涛趁机带温泉去玩,送她捡来的八音盒,温泉感到非常浪漫。海波来夜校看江涛是否按时上课,江涛旷课,他遇见了林霞。

  田四找到在大排档吃饭的江涛和冯力,要一起发财。冯力很上心,江涛却拒绝了。田四回报给黄老仙,说江涛不进圈套,黄老仙却很自信,让他再去。田四折返,告诉江涛林霞的父亲林长民专门负责紧俏物资的批文,如果能走通这条关系,就能赚钱。江涛再次拒绝。黄老仙不甘心,决定再下猛料,原来他干起了倒卖批文的生意。黄瑶和田四带着黄老仙新买的大哥大,来找江涛和冯力炫耀,不想两人言语冲突,大哥大被摔坏了。江涛只好去求海波维修,海波修不了,也赔不起,气得发抖。江涛为了平事,去找黄老仙。黄老仙趁机威胁江涛去林霞那里拿到批文。

  江涛约到林霞吃饭,并趁机打感情牌,把她带回定海的老宅,说起自己的过去以及现在窘困的生活,笑说自己这样的人早晚也能成大款,要敢于做白日梦。林霞露出笑容,两人的隔阂慢慢消除。江涛和林霞在大排档吃饭,被温泉和海波遇到。海波觉得两人关系融洽,温泉愈加难过。林霞再次问江涛为什么爱自己,江涛说跟她在一起就像在梦里一样。冯力来蹭饭,跟江涛演双簧,骗林霞帮忙搞批文好做生意。林霞答应了,但也提出了条件。林霞向林长民求援,林长民为缓和关系,本想答应,一听说是批文的事,果断拒绝。林霞怒而指责父亲当年“铁面无私”害死母亲。林长民心存愧疚,勉强答应。

  江涛忽然消失在自己的生活中,林霞竟感到了寂寞。而林长民要跟林霞解释批文的事情,林霞却善解人意地说没有发生过这件事。父女俩达成了建立在误会上的和平。林长民再次说起江涛,要林霞保护自己,林霞回避了这个话题。在约定的时间内,田四果然骗了江涛,江涛和冯力找不到人,懊悔不已。林霞来到修理铺,让海波劝说江涛回去读书。温泉问起两人的关系,林霞否认,只说帮了一点小忙。霞在街上看到江涛,再劝他回去上课,江涛落荒而逃。海波明白了江涛追求林霞的用意,他找到江涛,勒令江涛把批文还给林霞,江涛哭着说批文被骗走了。海波无法,想要写信向林霞说明原委,却又藏起了信,心存愧疚地请林霞吃饭。

  江涛得知,万分愧疚,温泉认为江涛跌了跟头是件好事。靳鹏生扣下举报信,认为是顾亦雄做的,顾亦雄承认。没法在商委待下去的顾亦雄信誓旦旦,决定去深圳发展。林霞去废品收购站找江涛,江涛躲了起来。冯力问林霞是否真爱江涛,林霞不答。林霞再次来到修理部,试图说服江涛回去上课,江涛为摆脱林霞,故意说些过激的话,把林霞气哭了。温泉看着很不是滋味,江涛只好带着冯力“跑路”去浦东,到工地上干活。海波为了找到江涛,白天找人,晚上工作,温泉又缠着他带自己同去,不想被温老板听到,制止了她。林霞回想起和江涛交往的片段,黯然神伤,竟然跑到浦东去,偶遇海波,海波劝她回去。海波终于找到江涛,但江涛死活不肯回家。海波便找了个晚上巡视工地的活,以便守着江涛。

  两兄弟在周哥的引荐下见到大工头孙哥,孙哥侃侃而谈,保证三个月之后有大回报。海波认为不稳妥,江涛则以思齐学费和还债的事情极力说服,最终俩人拿出了全部的工资,交给孙哥。入夜,海波依旧担心投资的事,趁机又劝江涛回家,江涛反劝他回去,海波道出缘由,令江涛沉默。温泉见林霞的数次拜访,想揭破江涛对她的欺骗。而林霞被爱情冲昏头脑,一味担心江涛,想去找他。无奈的海波欲言又止,只好找理由劝阻林霞。林霞急得要哭出来。江涛觉得孙哥的事不对劲,果然被骗。工人们冲到办公室,让周哥还钱,周哥哭诉说自己也被骗了。冯力跑来告知,孙哥已经逃去了深圳。

  江涛一到深圳,就去街头找工作,谁知行李被偷,也无人可以投靠。小偷带着旅行包来到酒店,却是黄老仙的同伙。看到包里的身份证,黄老仙感到有趣,让小偷尽快找到江涛。无处可去的江涛结识了一个流浪汉,跟他合伙收废品,报答他,俩人竟成了好朋友。赚了钱俩人去大排档吃饭,江涛偶遇小偷,跟到黄老仙所在的酒店。他略施小计,既免费吃了大餐,又逼出了小偷,出人意料的是见到了黄老仙。江涛对黄老仙冷嘲热讽,黄老仙要跟他玩个游戏,从此恩怨一笔勾销,代价是100万。江涛不得不硬着头皮参与了这场赌局。

  黄老仙非常欣赏江涛,劝他一起赚钱,并留下了名片。江涛表示不屑。为达目的,黄瑶几次纠缠江涛,江涛烦不胜烦,找到黄老仙的公司。黄老仙向江涛讲述自己来到深圳后的成功,江涛却认为他的钱来路不正。黄瑶带江涛去见识见识交易所,不想江涛看到黄老仙和顾亦雄在争论,顾亦雄认为应用经济学的知识来炒期货,黄老仙不屑一顾。江涛走去问顾亦雄他是不是许志民,顾亦雄依旧否认。江涛对交易所的一切产生兴趣,向黄老仙了解期货市场,又向思齐询问期货知识。陆江涛打电话给海波,说自己要赚大钱了,保守的海波不信,电话交给温泉,江涛却赶紧挂断。温老板话里话外劝温泉不要做梦,温泉不听,认为海波没出息,默默回忆起江涛带给她的心灵悸动。

  顾亦雄陷入困局,而黄老仙发了大财,分给了江涛一大笔钱。江涛瞬间变成有钱人,兴奋异常。顾亦雄想起离家时的“豪言壮语”,如今却一筹莫展,找到刘毅诉苦,刘毅告知他一个关于国债期货的内幕消息。翻身的机会近在眼前,但他还需要筹措一笔资金。温泉对温老板“周扒皮”的作为一贯不满,而温老板的目的却是撮合海波和温泉,甚至为他俩租下一个门面,可以自立门户,希望两人明年结婚。在交易所,顾亦雄说要和黄老仙在上海赌一把国债期货的涨跌,输家要从交易所大楼上跳下去。黄老仙思量再三,决定应战。江涛认为这次的赌局很蹊跷,黄老仙却信心满满。温泉为海波能有自己的产业开心,不知不觉泄露出自己对婚姻的向往。

  刘毅匆匆来找顾亦雄,说得到内幕消息,两人决定买空,被黄瑶听去,当即通知江涛,江涛和黄老仙商量,决定把所有的资金都填进去买空。在酒店,顾亦雄信心满满,要靠这场硬仗赢回尊严。交割日,顾亦雄和江涛来到房顶,江涛问起顾亦雄大丰农场的事情,顾亦雄承认自己是许志民,并要江涛告知谁透露了他的身份。两人都卖起关子,等待胜利的到来。黄瑶匆匆来到医院,告知黄老仙财政部新发布的,黄老仙知道大事不妙,来到大户室,担忧地看着国债价格不断上涨。不想到了最后时刻,价格忽然下降,他们赢了。然而,交易价格很快被修正。黄老仙听到消息后十分平静,让黄瑶去买小馄饨。黄瑶买完回来,见到的却是父亲的尸体。

  温老板对选定海波作为女婿非常满意,而温泉非常反感。温老板被气到发病。江涛和黄瑶找到顾亦雄报仇,却被他的一番强辩劝退。因为堵车,救护车迟迟不到,导致温老板无法得到及时救治。陆海波只好和冯力抬着温老板去医院。医生告知家属,温老板需要做手术,但有风险。为了报仇,黄瑶和江涛发生激烈争吵。顾亦雄和刘毅在讨论开超市的规划,刘毅却担心起陆江涛,可能会有动作。江涛半夜潜入凯莱,拷贝了一份资料,第二天前来,以磁盘中的材料来威胁顾亦雄,要和顾亦雄鱼死网破。顾亦雄被逼无奈,江涛趁机提出三个苛刻条件。顾亦雄摸不到江涛的底,陷入踌躇。温老板拒绝做手术,以此要挟温泉和海波结婚。

  刘毅读取磁盘,发现上当了。警察来到,刘毅百口莫辩。媒体很快报出凯莱涉黑的新闻,香港红楼梦心水论坛网,靳鹏生因受到牵连,勒令刚被放出来的顾亦雄平息此事。顾亦雄与刘毅商量,刘毅坚持要用暴力解决。葬礼办完,黄瑶跟江涛告别,惆怅满腹却只能分手,过马路时,黄瑶被车撞倒,肇事车随即逃逸。从此,江涛一蹶不振,但温泉和海波无从得知他的经历。顾亦雄和刘毅痛定思痛,开始布局进军超市行业,四处考察地段和门面。海波带着林霞来看江涛,和温泉再次试图让江涛振作,江涛不为所动。

  顾亦雄发现五金店店主竟是陆江涛,被他追打,狼狈地逃到偶然路过的女儿思思的车上。顾亦雄告诉女儿,不过是一个输家的报复。思思表示理解,并有了小盘算。顾亦雄让刘毅去跟海波谈,一定要拿下店子。刘毅试图说服海波,哪知海波不为所动。思思指使两个同学分别去向江涛买水管和电线,要求送到指定地方。江涛认为这两笔买卖有问题,海波为了信誉,坚持备货。顾亦雄不死心,决定加大价码。海波说有人要盘店,江涛第一个反对,他知道背后是顾亦雄。温老板过生日,以身体不好为由,温和地“逼婚”,提议两个婚礼一起办。四个人各怀心思,林霞和海波憧憬着未来,江涛和温泉两个失意的人只好互相祝福,但温泉对于江涛的退让还是感到了失望。

  关于婚事,林长民激烈反对,林霞认为自己和江涛是灵魂伴侣,谁也阻止不了。林长民感叹一直以来想努力补偿女儿,几近乞求,林霞却说结婚后再不跟他来往。江涛到学校门口堵住了思思的同学去找思思,却发现思思坐在了轮椅上。思思冒充别人试图骗过江涛,却因为电炉着火,被不知真情的江涛救出。温老板再次问起婚事,海波找理由拖延,温泉愤然不平。海波试图劝说温泉,但话不投机。思思和同学聊起江涛救人的事情,认为江涛是个好人。思思跑来找顾亦雄,听到他开会中提到江涛的名字,然后编了个理由借钱。晚上,顾亦雄追问温思思是否瞒着自己做了什么事,思思反问他江涛的事,并说要帮忙解决。顾亦雄希望思思不要掺和进去,更不要告诉丹丹。江涛因为婚礼的事情夜不能寐,在父母灵前诉苦。

  顾亦雄追问温思思是否瞒着自己做了什么事,思思反问他江涛的事,并说要帮忙解决。顾亦雄希望思思不要掺和进去,更不要告诉丹丹。江涛因为婚礼的事情夜不能寐,在父母灵前诉苦。原来海波也没睡着,两人躺在床上闲聊,言语间都透露出许多无奈。海波问江涛是否还喜欢温泉,江涛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装作睡着。思思坐着轮椅来感谢江涛,给出了赔偿金。五金店地皮的产权方火柴厂厂长前来说房子不再出租,让五金店在三天内搬走。经过思思的提点,江涛道出自己是林霞未婚夫的事情。

  冯力吓走了前来挑衅的顾亦雄,并找江涛一起做大生意,江涛得知冯力要他分销走私货物,严词拒绝。顾亦雄让秘书寄出针对林长民的举报信,并拿到冯力的资料。林长民回家看到林霞准备好了饭菜,说火柴厂的事情已经驳回,林霞表示感谢,趁机拿出请帖,林长民依旧反对。结婚前夕,温泉试图劝说江涛,认为他俩差距太大,不会幸福。林长民前来约江涛谈话。林霞来找江涛,单纯的她以为温泉和自己都是婚前恐惧症,温泉告诉她林长民的拜访,她急坏了。江涛说不能再辜负林霞,林长民认为他动机不纯,又问起温泉,江涛搪塞过去。林霞追来,斥责林长民。

  才哥带人将婚礼现场砸得一片狼藉。温泉趁机带江涛逃走,留下林家父女面对惨况。林长民昏倒,被送到医院。老宅里,江涛决定带着温泉私奔。宾客散尽,现场只留下温老板和海波,温老板打定主意只认海波一个女婿,海波掩面痛哭。临走前,江涛和温泉在父母灵前许下相伴终生的诺言,并带走了妈妈的照片。医院里,林长民刚刚醒来,就见到纪委的人前来讯问。林霞情绪激烈,赶走了他们。林霞跑到新房,在海波面前发疯,两个被抛弃的人,椎心泣血。江涛和温泉两人来到大丰农场,找到当年的知青,知青说出杨怡华和许志民的关系,其余不肯多说。

  江涛向海波道歉,说自己是真喜欢温泉。而温老板不肯给温泉开门,温泉则跪在楼下不走。靳鹏生压下走私货物的案件,再次保住顾亦雄,但让他放弃收购火柴厂的产业,谨言慎行。海波进店,发现江涛睡在店里,以报警威胁赶他走。才哥发现江涛回来,带他去见顾亦雄。顾亦雄想要招安江涛,但江涛坚持要和他斗一斗,不死不休。顾亦雄不肯再扩大事端,决定了结此事。冯力被放出来,委屈至极,埋怨海波不救自己。江涛守在门口,求海波开门,海波还是不肯原谅。

  陆江涛是自幼失去父母的孤儿,与异父异母的哥哥陆海波,同母异父的妹妹陆思齐相依为命。极度贫穷的生活和“破烂大王”的经历,造成他敢拼敢打、江湖气的性格。

  陆氏三兄妹的大哥,将亲情作为生活的全部。为了抚养一双弟妹,陆海波早早出来打工。他靠着踏实肯干、憨厚稳重的性格和目光长远的智慧,奋斗出一番事业。

  弄堂里长大的上海女孩儿,漂亮,聪明,外表与内心一样清清爽爽。快人快语,性情直率,俏皮可爱,眼里揉不得沙子,可以为自己爱的人跟老爹翻脸。

  出身高官家庭,大学生,知书达理,性情温和,善解人意,是当时的高知女性,社会精英。她是含着金钥匙长大的,她不知道人在极度贫困下道德底线往往是最低的,也从未接触过陆江涛这样的人群的世界。对于那个世界,她像是一只纯洁单纯的羔羊,始于同情,却不料,将自己陷了进去。

  陆江涛的亲生父亲,最初上山下乡做知青的他,辜负了陆江涛的母亲,在生死关头,放开了爱人的手,从此,背负着情感的愧疚,含垢忍辱地活着。为了人生的一次次机会,他放弃了做人的底线。他只忠于他自己,为了赚取更多的利益,他不择手段,恶行累累。

  所谓现实主义创作,就要以感受时代脉搏,反映生活本质,引领正向价值观为最终追求。《激荡》正是秉承着这种创作理念,刻画了“小人物”在改革开放经济背景下所张扬的“大情怀”和“正能量”,因此,该剧是一部真正打动人心,具有现实意义和情感温度的作品。

Power by DedeCms